番奇书屋
  1. 番奇书屋
  2. 都市言情
  3. 点道为止
  4. 594 日落余晖 悬崖有人占先机
设置

594 日落余晖 悬崖有人占先机(1 / 2)


“大脑里面的信息交换和传导,一般来说,是用语言和文字来描叙,通过第三方来传递。”苏劫再度解释道:“比如,你要把心中所想告诉我,普通人表现的方法就是说话传递,或者是写在纸上传递。而这两种方法,实际上论方便程度,说话比文字还是要直接一些,快捷一些。不过,这两种仍旧是非常落后。”

“所以,古代许多高人,都擅长以心传心,最早的就是佛祖拈花微笑之故事。”苏师临道。

“没错,更高级的情感交流,最好是精神上的沟通,这样可以把许多文字和语言不能够表达的复杂情感直接展现出来,而且在瞬间可以表达很多东西。就拿我来做比喻,在张家老爷子张年泉死的那一刹那,我就从他的精神中,瞬间感觉到了他这一辈子所发生的事情。他活了接近一百二十岁,出生在清朝年代,这百年岁月是世界最复杂,最动荡的岁月,大量的人从封建社会到达了能够飞天遁地,探索外星球的时代。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百年,能够和20世纪的百年可以比拟。而经历了这一切的人,在思想上的复杂感情,是最为宝贵的修行资粮。”

苏劫把修行之道说得极其透彻。

“你如果没有得到张家老爷子的百年经历,怕是也很难修行到达今天这个境界吧。”苏师临问:“但是,这经历能够直接作用于精神境界的修行么?这其中的原理是什么?”

苏劫道:“人的情绪其实是精神世界对周围环境,所发生的事情,进行了触动,身体之中自动就触发了化学反应。这化学反应在一刹那之间,可以释放出来很多的物质,对于身体也会产生巨大影响,甚至可以使得人一夜之间从愚蠢变得聪明,或者是一夜之间,从聪明变得愚蠢。有的一夜白头,苍老二十岁,有的则是一句话豁然开朗,容光焕发,年轻二十岁。这是外部药物无法达到的成果。俗话说得好,心病难医。我们修行的基础,就是能够自由掌控情绪,进一步掌握每一个细微的情绪,对身体到底产生了什么化学反应。然后,加强或者是放大这种化学反应,最终到达掌控基因之目的。这百年经历,之中有喜怒哀乐各种感慨惊讶甚至是平淡最后无惧生死,甚至期待.....无数的情绪,都和自己的身体化学反应息息相关,而这些情绪,则是和世界大势,身边的人或事有密切的关系。”

“人的情绪的确是和身体息息相关。”苏师临也是绝对的高手,他所知道的非常之多,甚至在情绪控制上从小就来修行:“就拿最浅显的例子来说,比如有人遇到了悲伤的事情,如果哭出眼泪来,那么悲伤就可以得到缓解,那是因为眼泪的形成,是压力和神经递质形成的,如果流出来,就会极大程度的释放人的压力。而如果不释放出来,那这种悲伤产生的毒素就会压抑在体内,使得人的免疫力,消化能力,甚至是性功能都大量退化。所以说,古代修行之中,有喜怒不形于色之说法,其实是错误的,压抑了身体的化学反应,违背天性,长此下去,会多病而短寿。而先秦的修行讲究随心所欲,长啸而歌,嬉笑怒骂。此乃是长寿之道。”

“这只是最浅显的化学反应而已。”苏劫点头:“更深一层,那是情绪从何而来,触发情绪的那个信息如何捕捉,如何加深?天下大势,世界环境所产生的信息,对于人的情绪触发点是在什么地方?还有,人的世界观对于情绪也有极大的作用。比如一个种族歧视的人,看见了别的种族,内心深处诞生出来歧视的情绪,体内就是另外一番化学反应。而一个支持多元化的人,情绪那又和种族歧视者大不相同。”

“这点我也知道,不过,我们的训练之中早就告诉我,有的时候,心态平和,很难出成果,而心狠手辣,心怀大志,则是很容易就练成功夫,所以说很多社会上认为是正确的三观,其实并不适合在修行上。”苏师临道。

“不错的。古代甚至是现代心理学,运动学上的东西,都太浅薄了。”苏劫道:“人的身体,时时刻刻都在转动念头,时时刻刻都在产生无数的化学反应,先要了解这些化学反应的作用,然后用自己的精神去控制它们,最终到达一个完美的循环,这才是修行的本质。不过,一些强烈的化学反应,是必须要进行借鉴和复制的,比如佛祖在菩提树下悟道的那一刹那,内心深处的念头到底是什么,在这种念头的作用下,到底会产生一些什么化学反应。如果这种情绪可以复制,移植到达普通人的身上,那是不是人人都可以明心见性,直接成佛?其实都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

“你这样才叫做功夫。”苏师临点点头,才知道自己儿子能够到达这种境界并不是偶然,而是一种必然,他已经深入了解人体内部的思维情绪触动化学反应的规律,并且可以精准的控制身体的化学反应,按照完美的规律来进行,最后产生了质的变化。

两人说话之间,经过了长途跋涉,就来到了群山之中的悬崖边上。

这悬崖边到处都是突出的岩石,向下看去,群山万壑,谷底森森,大风吹过,一片鬼哭狼嚎。

山风极大,让人呼吸困难,而且山里温度极低,哪怕是夏天晚上都非常寒冷,但这对于苏劫和苏师临的体质根本不算什么,哪怕是冰天雪地,都可以赤身裸体睡觉,而生理机能不会出一点事情。

“似乎有人了。”

此时是夕阳西下,群鸟归巢。

太阳落山之际照耀得漫天都是红霞,极为绚丽,尤其是在这山巅悬崖上是看得清清楚楚,给人一种壮丽极致的余晖。

苏师临登上山顶的一刻,就看到了居然也有人在结芦而居。

用稻草和木材搭建成的简单草棚,在被风之处,用藤条加固,没有用一点现代材料,看上去虽然简陋,但极其符合力学原理,任凭大风怎么吹拂,这草棚似乎都纹丝不动。

草棚有两个,风格不同,但坚固程度却都给人一种哪怕是经历千年也存在的感觉。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