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奇书屋
  1. 番奇书屋
  2. 都市言情
  3. 点道为止
  4. 592 神秘老者 国之师道说商君
设置

592 神秘老者 国之师道说商君(1 / 2)


此地大势已成,逐渐厚重起来,开始沉淀。

苏劫观察地气,暗暗点头,心中十分高兴,这里就是他的家乡。他甚至愿意长时间留在这里修行。

“你又来了?”

就在苏劫在这里散步的时候,一个很普通的老头朝着苏劫走了过来。

这个老头身穿一件亚麻衣服,颇有先秦和汉朝风格,十分古老,在外人看来他就是一个普通老头,但在苏劫看来,这老头高深莫测,身上的气息飘逸潇洒,携带着滚滚国运,甚至和自身的气数联系在一起,组成了一个不可抗拒的大势。

人能够和国运结合,精神世界承载了一个族群前进的方向,这种气数非同小可。

苏劫在这个老头的身上就感觉到了两个字“国师”。

所谓国师,是古代帝王给德高望重之人的尊称,本身代表了极高的荣誉和气数,因为此人代表了一国之师表,举国之人,都应该以他为模范。

到达了现代,自然不会有国师这个称呼,但也有德行高深,看穿大势,人生修养得到了高层认可,参赞决策都要垂询的真正高人,这种人,实际上,虽然没有国师的名头,但也有国师的本质。

下棋有国手,踢球有国足,功夫称为国术,凡此种种,不足以言。

“你是刺蝶的师父吧。”苏劫看着这老头,心中一惊猜测出来了十八九。

当今天下,精神境界如此之高,能够把国家气数大运和自身气数大运结合起来修行的高人是寥寥无几。

“不亏是真正的绝顶高手,武力值我不看重,但你的这份精神境界实在是出类拔萃,为常人所不能及。”老者赞叹道:“咱们去那边说说话如何?”

老者指着不远处河边的小公园,里面有石桌石凳。

苏劫点点头,随着老者走了过去,两人坐下,看着潺潺小河流水,苏劫并没有开口,等待老者说话。

“我姓商,你可以叫我老商就好。”老者道:“如果不嫌弃,尊称我一句商老也可以。”

“可是商鞅的商?”苏劫问。

“正是。”老者点头。

“那就只能够叫你老商了。”苏劫摇摇头。

“何以故?”老者问。

“刺蝶是你徒弟,在思想上深得你精髓。”苏劫道:“她口口声声大谈宋朝儒家理学,但却跟我说姜太公诛齐国二贤的故事,这其实是法家之道,不能容纳物。而商鞅之道记载在商君书之中,其中全部都是害民,残民,疲民,弱民之术,正因如此,商鞅才有五马分尸之祸,而韩非则被赐死。可见其中自有报应。”

“报应?你年纪轻轻,居然还相信这个?”姓商的老者笑了:“我辈修行中人,本身就是我命由我不由天,而且若无商鞅,哪里有秦皇一统天下之本钱?”

“秦二世而亡。实是因为严刑峻法过于苛刻。”苏劫道:“不过,我们的角色似乎已经互换了,按照道理,年轻人应该不信报应,不信鬼神,和天地斗命,而老来始觉世事艰,才知道一切不由人,皆为命中定。”

“这是普通人的规律。”商姓老者道:“你我都非普通人,你年少已知世事之艰,而我年迈却仍信只手可补天。可见我们的修行之道都为逆反,所谓是顺为人,逆为仙,就是如此了。不过,你如果相信有报应,绝对不会修炼到达如此境界。”

“所谓报应,乃是一个族群形成的准则,这个准则,寄托了这个族群大多数个体所向往的生活方式,而谁破坏了这个准则,就要受到这个准则的反噬,当然这个准则并不是真正明察秋毫,有的会应验,有的则不会应验。正如人去玩火,有的会被人烧死,但更多的人却是没有被烧死,但你不能够说玩火根本烧不死人,鼓励大家去玩火。”苏劫道:“我这个比喻如何?”

“看来你是彻底参悟了某种道理。”商姓老者感叹道:“但我来问你,人的修行强大,其实自古以来,都是为了自由,自由是脱离族群,也能够独立生活,而且生活得更好的能力,古代神仙,飞天遁地,服气食露,无病无灾,逍遥快活,没有人世的纷争。这是族群大多数个体向往的生活方式。起码你的教练欧德利也是这种人,难道你不是传承他的道理么?”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