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奇书屋
  1. 番奇书屋
  2. 玄幻魔法
  3. 霍格沃兹1991
  4. 第五百六十四章 计划与格雷伯克
设置

第五百六十四章 计划与格雷伯克(1 / 2)


“巴蒂,坐这里。”

伏地魔指了指紧靠他右边的一个座位,“贝拉……你坐到虫尾巴旁边。”

(这时两人才看见眼前这个长桌边上,佝偻着身形……站着一个人,正是虫尾巴,他正在费力调试自己新安上的一个银色假手)

小巴蒂·克劳奇立刻涨得脸通红,他激动得浑身发颤坐在了指定的位置。

贝拉特里克斯的目光死死盯着小克拉奇,眼神中满是嫉妒,她长长愣了好一会,才听从了伏地魔的吩咐,百般不愿地坐在了虫尾巴旁边。

几人围绕着一张装潢考究的长桌坐着,

那长得惊人的桌面上,十分有秩序井然的摆满了各种玻璃罐子,里面放满,浸泡着各种魔药材料以及不同生物的残肢脏腑,甚至还有一颗颗堆积滚动着的眼球,和诺隐诺现漂浮在半透明黄色溶液中的大脑……

在最靠近伏地魔和小克劳奇的位置……放着一个金翁,一个很大的玻璃箱子……

金翁那上面的盖子已被打开,里面空空荡荡……一点东西都没剩下……

而在玻璃箱子里面却涌动着一层又一层的灰白色甲壳虫,密密麻麻,相互堆积在一起,向潮水一样来回涌动,不断试图翻越上方那层玻璃盖子。

不断撞击着,发出——砰——砰的声音。

给人感觉下一刻就会直接撞碎那层玻璃一样。

大厅中其他地方的装修也好不到哪里去,除了这个不像是在一个地下隧道中出现的长桌之外,这个房间中就只有一些可怖的中世纪刑具摆放在墙壁周围,放在那些幽蓝色火焰的中间。

锁链,铁处女,断头台,吊绳,刀具,穿刺的铁矛,铁十字架,血迹斑斑的铁钩……都是一些用来囚禁折磨人的刑具。

上面挂满了试验品,看其打扮衣服都是麻瓜……

他们身躯残缺腐***起活人更像是一具具活动的尸体……但比起普通的阴尸,血尸,还有那些曾经出现的皱皮怪物更像人……或者是更有一点活人的气息。

这些麻瓜……每一个都是伏地魔的实验材料,他们或被挂在刑具上,或者像是被无形的绳子吊起来一样,无形旋转着……

总之,他们像是被禁锢在了照片中一样,

那样睁眼张嘴,无声痛苦嘶吼着……无法动弹一点,连呼吸都没有……或许只有那浑浊的眼神表示着他们还活着,仿佛伏地魔的恶咒将他们凝固在了永恒的痛苦中。

看到小克劳奇的目光好奇得转向那些魔法实验材料,伏地魔兴致颇高地抬起胳膊,指向了那些麻瓜。

“嗯……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巴蒂!我的魔法实验成功了。计划可以开始了……”

“主人!恭……恭喜你。”小克拉奇很是高兴地恭贺道,

“那么您什么时候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我十分想要看看我父亲清醒过来后,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别急,巴蒂……很快了,只需一个时机,我的计划就会完全展开了。到时候世界将会完全改变,邓布利多,魔法部……那些劣等的麻瓜们……所有的一切都会匍匐在我们脚下。到时候所有纯血巫师都可以正大光明行走在世界的任何一处地方……没有人可以阻拦,定义我们……高贵的纯血巫师不能做什么……”

“十三年了……我又回来了,这次我将更加强大……难道邓布利多那老家伙以为我没有发现这个世界的变化吗?”

“这回,我要一次就将整个世界颠覆过来。”伏地魔目光盯着自己所创造的那些实验材料,缓慢地说道。

“主人,什么时机开始这一切?”

察觉到伏地魔心情很好,小克拉奇有些逾越地问道。

“虫尾巴!”伏地魔突然叫道,他那平静,诺有所思的声音毫无变化,目光转向小克拉奇身上,“去拿瓶卢修斯送来的葡萄酒……”

“是,是……主人!”

虫尾巴立马结结巴巴回应道。

虽然听上去黑魔王心情不错,但虫尾巴还是哆嗦着站了起来。

他坐在长桌上显得特别矮,乍一眼看上去,那片的座位就好像只有贝拉特里克斯一个人一样。

他去慌慌张张移开椅子,跑到了大厅另一边的一个小木门前,离开了这里,不多一会……虫尾巴回来了,用他那发银光的假手,给众人端出一瓶血红色的葡萄酒,与三个发亮的水晶高脚酒杯。

伏地魔抽出魔杖点了点,酒瓶自动倒出三杯血红色的葡萄酒。

“贝拉……这是你姐姐的一片心意,她为了缓解你的血瘾症,可是煞费工夫的从南美血族那里,花费不小的金加隆购买了这种吸血小妖精酿的葡萄酒。”

“多亏了你,我暂时躲在这个阴沟的隧道中,还可以享受到马尔福家财富带来的这种高级酒……以及便利……”

伏地魔转过头来微微打量着贝拉特里克斯。

小克劳奇发出一声讥笑,虫尾巴倒是不敢直接笑出来,但那探究的目光也表明了这个小矮个男巫眼神中的幸灾乐祸

显然黑魔王的挖苦反讽马尔福一家以及贝拉特里克斯,让两人很开心。

“不,不是这样的,主人!我和我姐姐一家永远都会忠诚服侍于您的……”贝拉特克里斯急忙辩解着,嘴里的獠牙在幽绿色的火光中显露出来,女吸血鬼原本的诡异魅力完全消失,

这一刻,她尽显狰狞,暴露出了自己已是怪物的本质。

虫尾巴犹如被踩了一脚一样,跳了一下……立刻恐惧得远离了女吸血鬼。

小克劳奇也厌恶地避开了自己的眼神。

至于伏地魔,他直接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贝拉特里克斯一下察觉到了什么,立刻将自己嘴里的獠牙,脸上的青色血管收敛了回去。

“主人……我……我是忠诚的。”她可怜兮兮叫着,只能这样哀求道。

“这点我豪不怀疑……相比于见风使舵得西弗勒斯,还有马尔福他们那些食死徒来说,你的确很忠诚,为我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伏地魔懒洋洋地说道,巨蛇不知从何处爬了出来,慢慢绕上了伏地魔的椅子,越爬越高,身子搭在了黑魔王的肩膀上,吞吐着长长的血色信子,那竖瞳死死盯着众人。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